《乙女釋放》系列活動 – 開幕

開幕講座精華
2016.3.18
|上下誌整理報導|


三月中某晚上下誌湧進許多人,來參加「《乙女釋放 》二十二張塔羅牌原畫展」開幕講座,當天現場反應熱烈,也有許多喜歡占卜神祕學與日本藝術的民眾,留下來交流許久,獲得滿滿收穫。本次展覽由塔羅牌師秘虫(Judy Yeh)策展,邀請來自日本大阪藝術家Erico Fukada共同進行塔羅與藝術結合實驗計畫。

Erico 現居日本大阪的藝術家,從80-90年代音樂擷取靈感進行創作,主要於各地巡迴舉辦個展,以及跨界提供插畫作品,畫風為少女內心世界的投影,無意識、模糊界線、不可思議。

Judy 則自2010年開始研習塔羅,沉迷於神秘學領域。在日本留學期間,為不同國家的人占卜,用塔羅研究人類的心理與國家文化的差異。在日本深受不同類型的藝術影響。目前致力於塔羅藝術實驗計畫,尋獵所有類型的怪奇藝術家,挖探其靈肉,好奇著所有靈魂的藝術展現。

本專題將帶領讀者從返當日,提供講座精華紀實,讓錯過開幕講座的朋友可以再此深入了解此展內涵,也讓參與民眾,重拾當日回憶。

口述 / 秘虫(Judy Yeh)、Erico Fukada
翻譯 / Kiki Cheng
整理 / 鄭靖瑜


Q:策展人為什麼想執行這個計畫呢?
A(Judy Yeh):
我對於人一直是好奇的,基於此讓我開始鑽研可以了解人心的工具。塔羅就是我所選擇的。 我會選擇塔羅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著迷於它的藝術性,現在全世界有上萬種塔羅牌,都是經過塔羅師或是畫家所製作,在我自已的研究下,我覺得每副牌都有一個核心理念。當我有個想法的時候,我就開始好奇,我喜歡的藝術家的核心理念是什麼呢?他的愛情觀、生死觀、人生哲學、生活態度,都可以經由塔羅牌的結構完全表現出來。

Q:策展人與畫家合作的契機
A(Judy Yeh):在日本的期間,朋友找我去看了Erico的展 。第一眼看見Erico的作品時, 畫中有點色色壞壞的,尤其是她畫作的眼神,很吸引我。我當下同時也很好奇她是什麼塔羅靈魂。同時,我好奇這樣的畫是怎樣的靈魂的表現方式。之後就向她搭訕,得知他是塔羅靈魂是五號教宗牌時,我們討論了五號的含義,覺得她的畫很適合成為塔羅牌,如果可以一起來完成塔羅牌一定很棒。

Q:畫家被邀約的心情如何呢?為什麼會想畫塔羅牌?
A(Erico Fukada):
當初在聽到這個構想時,就覺得自己的畫風很適合這個企劃。Judy對塔羅的知識非常豐富。另一方面,也感受到Judy很喜愛自己的作品,覺得若能一起合作,應該會有很棒的作品誕生。

Q:接下來可以請Erico跟我們談談你們合作過程的秘辛嗎?以及畫塔羅牌的靈感來源?
A(Erico Fukada):
我在理解意思上花了很多的時間。在草稿階段,我雖然已經有了很多構想以及想畫的項目,但是畫著畫著,常常又陷入自己原本創作的世界中,十分很困擾。但我還是很努力地及忠實地沿著塔羅牌的脈絡,一邊思考著如何創造出Erico版的塔羅牌,整個作業過程覺得非常愉快。

Q:畫塔羅牌覺得最難或是印象最深刻的牌?
A(Erico Fukada):
有幾張卡是我重畫了好幾次才完成的,特別是太陽牌的四個喜怒哀樂的表情。因為我平常畫中的人物的表情都是比較憂鬱,沒有笑容,所以在畫太陽的四個臉時,苦戰了很久,畫了好多次才畫出滿意的感覺。印象最深的卡片是6號的戀人牌,因為第一次給Judy及kiki看的時候,兩個人都說很喜歡這張牌,因此讓我印象深刻。

Q:在講解塔羅牌給畫家知道的過程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?
A(Judy Yeh):
在我們討論畫星星牌的時候,我跟Erico形容說這牌是療癒過後的平靜、暴雨之後的寧靜;在黑暗中等待希望、人死掉的靈魂階段的反思期、脫掉原本價值觀等等的概念,那時她給我草稿的時候畫了蝴蝶還有一個破繭而出的形象,說是很直覺性的畫了蝴蝶。看完草稿沒幾天,我在一本占星學的書上得知了心理「psycho」的希臘文在過去是靈魂與蝴蝶的意思,而星星牌正有靈魂重生的意境,那時真的感嘆藝術家的直覺,根本就是連結到榮格所說的集體潛意識,非常神奇。

Q:畫家與塔羅的對話後得到的啟發?
A(Erico Fukada):
這次的合作是我以前從未嘗試過的。以前我一直都是自由發揮地創作,因此這次能從以往沒有思考過的角度來作畫,覺得很有趣。另外,知道自己的靈魂牌是5號之後,也讓我重新思考了自己。發現自己與其是追尋既有的,已存在的東西,其實是喜歡開創以往沒有過的價值,也相信這樣的精神是必然且必須的。

Q:塔羅師與畫家合作後得到的啟發?
A(Judy Yeh):
在彼此信任的關係上,我看見了Erico內心的小宇宙,有些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角度。因為我本人天蠍座,很多看法都比較暗黑系,要赤裸要真實啊,見肉見血的, 但在這個過程中,我發現Erico在畫暗黑系或是深沉牌義的塔羅時,詮釋還是這麼唯美,就像是一張很可怕照片,多了一層層的濾鏡,看起來就是美及夢幻的。跟他合作的過程也算激發了我深埋的少女心。

Q:策展人與畫家最喜歡那張牌?為什麼?
A(Judy Yeh):
我最喜歡戀人。因為在Erico的畫中,她認為愛情是沒有性別之分的,在一個完整的人當中,本來就有陰有陽。所以她畫了二位看不出男女的二人擁抱在一起。而中間的獨角獸是Erico在以前就常出現在作品中的神獸,她說獨角獸其實是個敏感又暴燥的動物,常常都是獨來獨往,而能安穩在這二人之間,也是見証他/她們的愛,溫暖且純粹。
A(Erico Fukada):
我喜歡14號的節制與13號的死神。在第14號牌的節制當中,因為我成功地嘗試把自己原本畫作中常出現的元素,例如護士以及熊貓等符號融入塔羅牌的故事當中,覺得很棒。另外,在這邊做一下補充的說明,13號的主要牌義是死亡與結束,在牌面上常常會有死亡的使者或是骷髏頭。那因為我原本就很喜歡畫骷髏頭的元素,知道這張卡可以畫骷髏頭之後,很開心畫了一個很大的,而且畫完覺得很過癮,因此很喜歡這張牌。

Q:畫塔羅牌與平常的作品有何不同?
A(Erico Fukada):
這次在畫的時候,因為要思考塔羅牌的知識與意義,不是原創的,因此感覺比較像是畫繪本的插圖。自己在畫的時候,沒有察覺,但是畫完後再回頭思考,覺得塔羅牌很像是一個很大的宇宙,而作畫的過程,就像在思考如何將自己的小宇宙中的思維,連結至塔羅的大宇宙上。而自己平常的作品,通常不會賦予具體的意思或故事,只是將感情呈現在每一張畫上,希望看的人能夠在畫中找到自己的投影。
覺得經由這次的合作,自己的繪畫的可能性又更增加了,覺得很開心。

Q:那策展人對於erico的塔羅畫作,有收到怎麼樣的主要訊息嗎?
A(Judy Yeh):
我覺得塔羅牌就像是畫家的另一個身體,因為裡面包含著他所有的價值觀,喜歡的、討厭的,有著他的生活的態度。 那我覺得Erico是隨心所欲的,就像是他自稱少女畫家一樣,是無意識的、游移的、隨性的。我覺得她傳達的出人類女性美及性感的面向,在牌義中融入少女的幻想跟任性,希望不要一直走在前人踏好的路上,能活出自已任性的道路。每個人都可以自創宗教,就像是她的5號教宗靈魂一樣,這是我對她的看法。

藝術家Erico Fukada的開幕紀錄

 


台北場系列講座


⊙【日場】20160417
春日甦醒 – 從塔羅靈魂人格窺探潛在自我能量
塔羅靈魂牌與自身關係、塔羅靈魂牌課題探討、與他人靈魂關係

⊙【日場】20160430
在霧中採光 – 塔羅籤詩閱讀分享
引領占卜及牌義解釋、籤詩閱讀及解詩、詩人分享

☾【夜場】20160513
銀河鐵道之旅 – 塔羅X占星2016流年解析
塔羅靈魂牌與自身關係、2016塔羅流年牌課題、占星角度看流年

 


《乙女釋放》塔羅原畫展 in 台中


Allo Friend
2016.9.3 – 2016.10.30

 

發表迴響